莫氏宗亲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4103|回复: 3

黄埔三期生,国民党中将师长莫我若(转帖)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3-26 12:17:31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陈新宪眼中的邵阳英杰之九:回忆我与莫我若的交往
2014-12-27 08:08阅读:199
回忆我与莫我若的交往
陈新宪
新邵县太芝庙乡陈莫二姓原是一族,相传太芝庙乡莫家冲莫氏祖先无嗣,由太芝庙陈氏外甥过继给莫氏舅父承祧。因此,过去莫姓家主堂上都供奉陈莫二姓祖宗牌位。陈莫二姓世代均称表亲。我父亲陈治与莫我若父亲莫致堂是表兄弟,又是幼年同窗,少年结伴经营,便成为总角金兰之交。
莫致堂先生是一位热心公益事业的贤良长者,对家乡道路丶桥梁丶水坝的修筑和学校的创办,都乐为首倡赞助。他待人宽丶家教严,在龙山人民革命斗争中的各个历史阶段,他都是站在革命人民的一边。子侄行中亦人才辈出。他有子五人,长若仁丶次若琨丶三若礼丶四若智丶五莫叶。若礼即莫我若。长子若仁曾于1921年继承我父亲移交永春堂的铺屋经营若干年布匹杂货业。次子若琨,大革命时期与我在长沙兑泽中学同学,毕业后,即参加国民革命军第八军政治讲习所,结业被分配在北伐军第八军唐生智部下搞政治工作。唐反蒋失败后,他回家教书。抗日战争时期干过短期行政工作。五兄弟中事业成就最大者,则以莫叶和莫我若为最。莫叶交通大学毕业后,留学美国华盛顿大学得博士学位。解放初期归国,先后任交通大学和山东大学教授,不但培养许多人才,桃李满天下,自己在数学领域的科研上亦成就卓着,饮誉海内外。至于莫我若的一生,他在新疆起义后的贡献,已有他的知情亲友写了两篇回忆文章在本期刊出,但他在解放前如何投奔革命,如何为同情革命者坐牢得救,最后又如何能坚持真理,毅然起义,则鲜为人知,兹就我所知,举其荦荦大者记之。
一丶进黄埔军校经过
1924年寒假期间,我随祖父丶继母及新媛妹都住在长沙南门外敦仁里,这时连接到父亲从粤赣边境寄来数信:先则是随军出师北伐(第一次)到赣南,继则回师到广东韶关。因为他当时任建国湘军第二师师部军需处长兼兵站站长,到赣南还兼上猷县长。来电是要人去帮忙,回广东韶关则函电交加,召我兄新民丶堂兄纯陶速送我继母赴广东,并说:湘军讲武堂和黄埔军校继续招生,嘱我们兄弟都去。大哥新民上期兑泽中学毕业后闲着无事,这时在太芝庙家乡读经馆继续学习。他接到函电,即约集读经馆的同伴五丶六人来到长沙,其中有莫我若丶李直丶李成仁等。他们在我家停留一段时期。春节后,齐集陪同我母妹从长沙坐轮船经汉口丶上海去广东。六个青年除大哥新民毕业于兑泽中学丶纯陶肆业于广雅外,其他都是读私塾未进洋学堂的。当时黄埔军校和湘军讲 武堂报名资格要求中学三年以上,只有经革命军部队和国民党组织保送,可以得到照顾并优先录取。所去六人除李直留在第二师(后改编为第二军第六师)任军需外,其余五人,莫我若和李成仁进黄埔军校第三期(李入校后因病休学,后又入五期毕业)丶陈煦新和陈新民入国民革命军第二军军官学校(讲武堂改名)。戴世荣入中央政治讲习所。他们都是由戴岳用师长名义介绍投考入校的。
二丶到日本东京考察学习
1931年春夏之交,南京国民政府军政部派出一个军事考察团到日本东京,着重考察日本宪兵警察的军事技术!我当时在东京早稻田大学学习,因组织反帝的爱国活动关押在东京警视厅。莫我若当时是南京宪兵第三团一营营长,他和第三团团长欧阳珍丶团副徐某三人都是考察团成员。他到东京即去早稻田大学找我,因未相见,便留函学校。不久,我出狱得知其情,便去相会。因他们都不懂日语,只有一个日本人担任学习讲解翻译。我们见面后,他们迫切要求我陪同到各地去旅游观光。我那时正需要摆脱便衣警察的盯梢追踪,乐意抱疾为之奔走,代做向导和翻译。游遍了关东关西各名胜景区。他对我说:“日本人非常狡猾,给我们考察所见和讲解传授的都是一般的东西,真正军事技术和宪警侦破技术都严守秘密,不予告人。”他和他的团长都对我说:我们明的是考察学习,实际上是旅行观光,在此偷闲休假。他们在东京的时间大约是三个月,但都乐得一个留学日本的美名。
三丶革命十年 徒刑十年
1935年秋初,我流浪江湖,到了江西南昌。第二天,在戴文家见到莫我若。事先我在南京听大哥新民说莫若礼被关在南昌。犯什么罪?语焉不详。一见面,我便问他为什么被关,怎样又出来了。他头一句话:“我革命十年,十年徒刑!”戴文说:“革命就是坐牢,我早在宝庆坐牢,表弟(指我)在东京坐牢,你在此地坐牢,大家都是要革命吧!”我接着追问究竟,莫我若只是摆头。戴文素来心直口快,接着说:“他的一个团在赣南担任围剿红军,不是主攻,而是策应,结果网开一面,使朱丶毛主力大摇大摆地走了。”这时,莫我若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从日本归来,宪兵三团改为国府警卫部队,次年淞沪抗战,又扩编为八十七师,我升任团长随军开赴前线,正是英雄用武之时,可中日随即签订‘停战协定’,我们不打日本侵略军,反而奉令开往福建去打并肩抗战的十九路军,官兵不无烦言。但军人素以服从命令为天职,不得不为,随又奉令调回赣南围攻红军,红军突围远走湘黔,我这个哈巴狗就倒霉了!‘坐失良机’‘纵匪窜逃’‘擅放俘匪’三罪并罚。南昌行营军法处判处十年徒刑。”接着苦笑着,又说:“十年革命,十年徒刑。”我说:“万幸,你是黄埔出生的王牌军,若是杂牌军团长,我们就无缘相见了。”他告诉我要不是张文公(张治中别号文白),他今天还在牢里。淞沪抗战,他所在的师属第五军军长张治中所辖,他的为人张治中知之较深,故张曾向南昌行管主任何应钦力保,原来要求严办莫我若的朱绍良,也不得不做顺水人情了。我和他在南昌同住戴文家约一个多月,二人白天常去洗马池数石板,晚上同室两张行军床对榻夜谈种种往日情景和面临的现实,我们当时的心情也好似林则徐与魏默深(魏源)在京口相遇一样。
突然,戴文与江西省主席熊式辉发生矛盾,被调南京,摘掉戴文空军地面指挥官头衔,留在蒋介石侍从室充上校副官,藉此羁留就近考察。莫我若亦将随戴赴南京。临行前,我问其今后打算。他说:“现在是‘飞鸟尽,良弓藏’的时侯,首先到南京向张文公表示感谢,再到常熟岳母家接钱雅理返龙山冲啃红薯,且吟归去来兮。”他问我,我说:“你是有家可归,我则有家归不得,如水上浮萍,漂到哪里算哪里!”
1936年夏初,我应戴文之约赴南京,首先住在北太平桥鑫源旅社。这家旅社是湖南人开设的,凡湖南人住宿可以赊欠房祖伙食费。我哥嫂一家在此住了一年,我也是老施主。每天除早餐在旅店吃外,中晚餐大都在戴文丶莫我若丶陈煦新及其他朋友家打秋风。戴文在侍从室经过蒋的考察后,任淞沪警备区副司令,要我去充当司令部的外文秘书。司令是杨虎,我答应同戴文一道去。不知为什么,他一再拖延两个多月,结果自己不去,推荐同乡岳岑去。他问我去不去,我说你不去我也不去。这时,莫我若在侍从室任上校侍从副官,经常随蒋介石东飞西飞,归来后,他讲些轶闻秘事。他随蒋到湖南,何键于蒋离湘时,赠莫我若两千元银行支票,莫拒收。另一次,蒋在武汉召见华中各省主席,何键又暗派随员赠巨款给莫我若,莫再次拒收后,并面报张治中,后来被蒋介石知道了,蒋即手令升莫我若为侍从室第一组少将衔组长。据传说,蒋介石笑对侍从室侍从人员说:“何键的钱是贩运鸦片得来的,得了他的钱,容易上瘾。”原来莫我若先年从江西来南京晋谒张治中谢恩,张这时任军事委员会委员长侍从室主任,因熟悉莫我若为人忠诚老实,便向蒋推荐留在侍从室任副官,很快得到蒋的信任。
四丶祸兮,福兮
1936年12月初,莫我若伴随蒋介石到西安,不知又是什么原因,他在西安事变的先日,一个人竟到了洛阳,住在陇海铁路警察署署长戴文家里。西安事变发生,顿时震动中外。当时的新闻报道,都无法获悉事变的真象。面对蒋介石的生死存亡,又是大家所急于知道的。12月中旬的一天,突然登载“莫我若在洛阳对记者的谈话”,可算是当时一条重要的新闻。各大报大都用“委员长侍从室第一组组长莫我若氏谈西安事变云云”。当时第一组组长可说是侍从长,担任保卫“最高领袖”的安全任务,按理应与“最高领袖”共生死危难,这时他却在洛阳。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,蒋介石回到南京,有人说:“莫我若与戴文都不可靠。按规定委员长在哪个地区和哪条铁路出了问题,就该哪个地区和哪条铁路的警卫主管负责。”但蒋介石当时痛恨于张学良和杨虎城,便说:“这不关戴文和莫我若的事。”但谗言多次进入蒋介石耳里,蒋介石的信任也会产生动摇。
1937年“七·七事变”以后,进行全面抗战,莫我若再次请求上前线杀敌,参加了保卫上海大会战。南京沦陷后,我和莫我若在长沙又相逢,同在黎家坡莫国盛家畅谈别后离情,他对抗战前途虽有必胜信念,但对当时形势发展有喜有忧。不久,我赴皖南,他赴贵州,从此天各一方,音讯亦断。只在1940年接到他从贵州遵义陆军大学将官特别班来函询问前线战况。抗战胜利后,我在南京上海无锡都末遇见他。1947年回湖南,获悉他在新疆任整编旅长。1949年初春,在长沙宝南街戴文家,得见他致戴文函中询及我的近况。这时,我已与湖南地下党省工委取得联系,并介绍戴文与地下党负责军事工作的涂西畴同志见面,我和戴文商量,由我写了回信给他,说明识时务者为俊杰。
五丶共庆新生
1949年春节后,我奉派来邵阳搞策反工作,常奔走于邵阳与长沙之间。这时,接连接到他从新疆的来信,特别是蒋介石下野回奉化,李宗仁代理总统,以张治中为首的和谈代表团,在北平倒向中共不返南京时,他又来信:“形势如斯变化,贤弟何以教我?”我当时约以秘密通讯办法,用明矾水写在一般应酬函件中,接到后用火烤现之。我希望他走他恩师张文白所走的道路。同时他的亲堂弟莫国兴与地下党取得联系,正在长沙从事地下工作,他的亲侄莫任南已在国师参加地下党,都对他有所影响。
8月初程潜和陈明仁在长沙宣布起义,邵阳魏镇丶宋涛丶戴文丶陈煦新等亦通电响应,国民党反动派派空军到邵阳滥炸起义部队,当时重庆报纸曾以头号大字刊出“降将的下场”,造谣污蔑戴文被飞机炸死。莫我若在新疆见报,即快函到新邵太芝庙我家询问,但此信却因当时交通阻塞,直到邵阳解放方才收到,至我们进城,与戴文丶宋涛丶陈煦新在联络部聚会时,看到新华社通讯,获悉新疆于9月25日和平解放,大家互致喜讯,共庆新生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3-26 12:19:35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莫我若将军为邵阳县白仓莫氏三修族谱题字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

x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9-27 21:15:15 | 显示全部楼层
莫我若是我爷爷的叔叔,我小时候常听我大伯他们讲述,可惜我出生晚,没有见到我爷爷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0-17 18:45:38 | 显示全部楼层
新疆莫军 发表于 2018-9-27 21:15
莫我若是我爷爷的叔叔,我小时候常听我大伯他们讲述,可惜我出生晚,没有见到我爷爷 ...

欢迎你回邵阳老家走走看看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首页|新闻|族谱|联谊|宗祠|村落|故事|名人|文化|商务|公益|基金|世莫|财务|论坛|莫氏宗亲网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